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典型案例

时间:2021-07-21

 自诉重婚罪的认定
作者:雷春红
[事实概要]
        1979年5月18日,高某某(女)与王某某(男)登记结婚,2005年至2015年,二人分居。2010年5月,王某某向甘肃省兰州市A县人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判决不准予离婚。2011年4月,王某某再次提起离婚诉讼。同年5月3日,高某某向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起诉王某某、宋某某重婚罪。6月13日,兰州市A县人民法院裁定中止离婚诉讼。
        2011年12月15日,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驳回高某某起诉。高某某不服,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2年7月9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原判程序违法,发回重审。2013年6月26日,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驳回高某某的自诉。高某某不服,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3年9月30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又以原判程序违法为由,发回重审。2014年7月9日,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认定王某某、宋某某无罪。高某某不服,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4年12月5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又以原判程序违法为由,发回重审。重新审理过程中,高某某撤回对王某某的自诉。2015年3月25日,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认定宋某某无罪。高某某不服,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5年10月20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宋某某犯重婚罪,免于刑事处罚。
[案件评析]
       根据《刑事诉讼法解释》第263条的规定,对自诉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在十五日内审查完毕。缺乏罪证的,应当说服自诉人撤回起诉;自诉人不撤回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本案中,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立案审理了高某某的重婚自诉案,但却因证据不足,先后两次以裁定、判决驳回高某某的起诉,不是裁定不予受理。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先后两次以程序违法为由,发回重审。可见,对于高某某提起的重婚自诉案件,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予以立案审理再驳回起诉,在程序上是存在错误的。
        2014~2015年间,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第三次重新审理过程中,高某某撤回对王某某重婚的自诉,并非因证据不足,而是因王某某悔过,回归家庭,高某某原谅了他。2015年3月25日,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宋某某无罪。高某某认为,兰州市B区人民法院虽然纠正了程序错误,但对判决结果不服,提起上诉。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17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婚姻登记条例﹥施行以后发生的以夫妻名义非法同居的重婚案件是否是重婚罪定罪处罚的批复》规定,“……有配偶的人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应按重婚罪定罪处罚。”判定王某某与宋某某构成事实上的婚姻关系,宋某某的重婚罪成立。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17项证据,对王某某与宋某某以夫妻名义同居的严重程度做了详细分析,各证据间相互印证,证实二人非法同居具有公开性和稳定性。王、宋二人具有建立婚姻的目的,已突破了非法同居的界限,形成了事实上的婚姻关系。被告人宋某某明知他人有配偶,仍公开以夫妻关系长期共同生活,主观上具有重婚的直接故意,其行为构成重婚罪。鉴于宋某某的重婚行为已停止,现实危害已消失,免于刑事处罚。
[法理分析]
        重婚罪刑事自诉案一直维持立案难的状况,基本上是因自诉人证据不足而撤回起诉,或者被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受理。人民法院判决认定构成重婚罪的,绝大多数是公诉案件,判决构成重婚罪的刑事自诉案件屈指可数。我国现行立法对重婚罪的态度更倾向于“自诉为主,公诉为辅”,其中的重要原因是,司法者认为重婚是家庭内部的问题,侵害的是配偶权,属于私权自治的范畴,适用“不告不理”原则。然而,关于重婚侵犯的是社会公共利益,还是私人配偶权益?何者更为重要?这些基础法理问题可进一步深入研究和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