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观点文章

时间:2020-09-20

协议离婚“冷静期”规定的是与非
雷春红
将于明年1月1日施行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第一千零七十七条【离婚冷静期】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期限届满后三十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简单讲,就是说双方协议离婚的,在向民政机关申请离婚登记之日起三十日内,先“冷静冷静”,不予办理离婚。等过了这三十日“冷静期”还是决定要离婚的,需在三十日内双方再去申请,民政机关才发给离婚证。对此,有肯定的观点,也有否定的观点。
    我认为,《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规定的协议离婚“冷静期”是立法的一大亮点,一直以来,我国登记离婚的程序非常简单,增加“冷静期”这道门槛,在一定程度可以降低离婚率,符合我国“保障离婚自由,防止轻率离婚”的离婚立法指导思想。但此规定的实施不免产生问题:其一,因协议离婚的程序变得复杂,通过法院诉讼离婚的当事人增多;其二,草率、冲动离婚的情形只是极少数,却让大多数人为此买单,有失公平;其三,在此期间,可能会给弱势一方带来更大的痛苦,包括对方隐藏、转移、变卖或毁损共同财产、恶意借贷或伪造债务、加剧家庭暴力、毁灭证据等。当然,对于家庭暴力、虐待等情形,可以采诉讼离婚的方式,但这就不属于规定“冷静期”制度的讨论范围了。
我认为,缺少协议离婚“冷静期”制度的配套实施措施,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实际上,美国、韩国、法国等许多国家都对协议离婚加以限制,但同时也设置了对离婚当事人劝导和教育的机制。所以,为了使该制度的实施能达到立法的目的,建议民政部门通过委托、招募等方式,让相关组织、社会团体参与到协议离婚当事人的婚姻状况调查、离婚劝导和教育工作中来,尤其突出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长因素,使这三十日的“冷静期”真正发挥作用。而不是简单、机械地将当事人推回家去,坐等三十日再来,这反而会激化矛盾,使该制度形同虚设。